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救世报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索贿千万还赌债 官赌加深还是孳生官赌

时间:2017-09-26 23:5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银行行长索贿1025万元全还赌债 地下出码日一地手机通讯信号也“塞车”———

  凭他的工资,他一辈子也还不清这笔赌债。可他是一个银行行长,这个职务使他可以弄到他所需要的钱。事实上,那家赌场,也是在调查清楚他的背景之后,才赊账给他的。

  官赌们的赌资来源:一个是贪污或挪用的,一个是受贿得来的黑钱。还有一些行贿者,不是送钱给官赌博,而是通过赌博给官送钱。

  2004年7月到11月,是修水县地下赌博的时期。7月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,就比2003年同期减少了22万元。7月30日,县委、县采取一系列严厉措施进行打击,8月,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就大大增加了。9月下旬后,修水县地下赌博再度出现强力反弹,到10月,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,竟然比2003年同期减少了6206万元!

  互联网上有境外网络赌博组织做的广告。也有一些海外网络赌场向中国内地邮寄光盘,内容主要是介绍并提供网络赌场的各种在线日,海关在邮递物品监管现场查获了寄自的618张赌博光盘,其收件人涉及到中国内地近20个省市、自治区。

  在我国北方某邻国,就有一个被称为“赌王”的中国人,叫博智,由于他高超的牌技,诸多赌场都对他紧关大门。

  在崔岩当上市商业银行普阳支行行长之前,在当地的“赌圈”里就是一个颇有名气的角色。他不但好赌,而且输赢都很大。他把以自己的人生为抵押,索贿得来的1025万元钱,全部用来还了赌债。

  我们已经写了不少关于中国边境赌场的情形。但中国真正的赌博豪客,包括那些国际贵宾级赌客,不是在中国边境赌场里赌,而是在一些国家或者地区的世界级赌场里赌。在这些豪赌客里,不乏国有企事业单位和党政机关的干部。

  在崔岩当上市商业银行普阳支行行长之前,在当地的“赌圈”里就是一个颇有名气的角色。他不但好赌,而且输赢都很大。

  1999年初,崔岩认识了驻某国际公司老板桑某。3月,通过桑某的安排,崔岩平生第一次走进了澳门地区的赌场。第一次他就赢了30万元港币。这么轻易,这么惬意,在锦绣丛中,富贵乡里,之间,一大笔钱就到手了。一个月后,他再一次走进澳门地区的赌场。可这一次,他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,输掉了100多万元港币。为了“翻本”,在此后的3个月里他又两次前去赌博,这却使他输掉的总数达到了800万元港币。他转而想回到内地的地下赌场碰碰运气了,可幸运之神同样没有光顾他,在一个洗浴中心,从7月到10月,他又输掉了150万元人民币。

  凭他的工资,他一辈子也还不清这笔赌债。可他是一个银行行长,这个职务使他可以弄到他所需要的钱。事实上,那家赌场,也是在调查清楚他的背景之后,才赊账给他的。

  他结识一个叫王微的所谓公司老板。从1995年起,就应王微的要求,擅自决定采用“以贷引存,企业贴息”的方式为王微发放贷款。到1999年11月,一放了104笔计6972万元人民币。以此为由,他数次向王微要钱,4年间一共得到了1025万元的回扣。

  他在2003年7月,被省归案。2004年12月,市中级以受贿罪、违规发放贷款罪、挪用资金罪,判处有期徒刑20年,并处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在大多数落马的案卷卷里,我们都可以看到赌博的魔影。已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幽灵的原沈阳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马向东,就曾17次到港澳地区豪赌。就是在第17次,他东窗事发,“慕马大案”浮出水面。金鉴培,原湖北驻港澳办事处主任,因挪用于2001年被判处死刑。他因为赌博,两年内挥霍1.4亿港元。还有原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2004年6月被部门“”。他的“大手笔”让见惯豪赌的澳门赌场马仔都感到吃惊:他在贵宾厅里一掷千金,一共了2亿多元,输掉了其中的1亿多元。而在2005年2月3日,在禁赌风暴中发布的首个令的对象,原延边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挪用和借用所辖运输企业资金351万元,27次在境外赌场挥霍一空……

  这是一个沉重的问题:是官赌加深了,还是孳生出了官赌?官赌是比一般意义上的赌博危害更大得多的赌害。非官者的赌博,无论赌资大小,赌的还是自己的钱。官赌,几乎没有谁是拿自己的钱去赌的。官赌们的赌资来源,正像我们从的举例中所看到的:一个是贪污或挪用的,一个是受贿得来的黑钱。还有一些行贿者,不是送钱给官赌博,而是通过赌博给官送钱。

  在对的打击中,我们见到的最多也最直接的是钱贿赂。后来有了性贿赂。而赌博,也可以成为贿赂的一种手段。随着官员中赌好者的增加,赌贿赂日益成为贿赂里的常规武器。赌贿赂的“优越性”,在于它给行贿者和受贿者双方带来的好处,绝不下于直接的权钱交易,却比直接的钱权交易更多了一层的纱丽。举世皆知的厦门“远华”案的“主角”之一,原厦门市副市长蓝甫,2001年4月因巨额受贿被判死缓。他在1999年上半年跑到地区去赌博,一天就输掉350万元。这是他像一般的赌客一样去赌。但在另外一些赌局中,就不一样了,他成了“必胜客”,因为这些赌局是一些人专为他开的,就是为了让他赢钱。

  这一次全国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的发起,据内部人士透露,其中有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中央看到了官赌的严重性。

  整个县城居民储蓄存款的增减,和地下赌博的消长紧密相连。县城的服装业和餐饮业营业额的下降幅度,一般也在20%到30%左右。娱乐业生意清淡了50%左右。电信通讯业受到的影响却相反———每逢“出码”日,线%左右。

  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:“十亿人民九亿赌。”这是老百姓对逐年泛滥开来的赌博现象的一种极致的夸张。

  中国内地不允许赌博。在中国的《刑法》里,就有赌博罪这样一条专门的条目。所以,中国内地的赌博都是在地下进行的。

  修水是江西省西北边陲的一个山区县,地处湘、鄂、赣三省九县的交界处。不久前,治安局一处处长佟建鸣去修水检赌工作时,看到了县长黎隆武写的一份调查报告:《从金融、服务业的发展变化看修水县集中打击地下赌博的成效》。

  是一种始于1975年,由券管理局委托垄断经营的数字游戏,仅限在地区发行:把49个数字分为3个波段,分别为红波、绿波和蓝波。从中选出6个数字,定为中号码,全部选中即中头。一般每周二、四、六开,有时周日也会加开一次。

  中国内地非法的地下赌博最早出现在广东、福建等沿海地区,之后逐步向内陆地区蔓延,迄今,已经波及到全国十余个省市。

  地区通过发行筹集的资金,由特区主要用于慈善和福利事业。但中国内地非法的地下赌博,除了极少量用于支付中者,都进了地下庄家的腰包。

  修水县是在2003年5月破获了县内的第一起地下赌博案的。这年5月14日,和湖南平江县交界的修水县大桥接到村民举报,说对面的复印店,有一个外乡的中年男子在复印两种怪异的。一种叫“白二姐急旋风———救世报”,另一种叫“黄大仙救世报”。当即派出警力,到复印店把那个男子和他复印的带回依法进行询问。

  这名男子交待,自己是平江县的一个乡村医生,复印的是帮助赌民猜的“”,到大桥来卖的。

  这是大桥的们第一次听说“”这个名称。直到他们向这个既邻县又邻省的乡村医生弄明白了“”是怎样一回事,才开始对他的违法行为做。

  两天后,大桥就接到了大桥镇墨田村有人在家里从事买码活动的举报。当晚7点多,赶到这个人的家时,他刚好在“写单”———就是给买码的人登记所买的码号、所下的码金并负责收钱。

  从这时起,修水县就在县委县领导下,对县内的地下赌博开始了不懈的打击。到2005年3月,全县共查处地下赌博案件636起,44人,32人,112人,行政处罚672人。

  在这段长达两年多的打击时间里,黎隆武局长和他的部下,也对地下赌博对社会、经济和人民群活的影响,进行着一个多方位的调查。首先是金融。他们从县人民银行和邮局调查了从2003年1月到2005年3月全县居民储蓄存款情况。他们发现,居民储蓄存款的增减,和地下赌博的消长紧密相连。2004年7月到11月,是修水县地下赌博的时期。7月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,就比2003年同期减少了22万元。7月30日,县委、县召开了全县集中整治地下赌博的动员会议,采取一系列严厉措施进行打击,8月,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就大大增加了。9月下旬后,修水县地下赌博再度出现强力反弹,到10月,银行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,竟然比2003年同期减少了6206万元!

  只要举一个例子,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是这样的了:2004年11月26日,修水县破获了一起地下赌博的特大案件。修水的两个犯罪嫌疑人,从2004年8月18日到11月25日,通过修水县邮政局汇到外省庄家账户上的现金就达300多万元。还有通过银行汇出去的,也不下百万元。这些数字,是给中者“兑”后上缴庄家的纯利,实际的涉案赌资远大于这个数字,实际流失的,也远大于这个数字。

  修水县城有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老超市,叫新世纪超市。在2004年下半年,每天的销售额比2003年同期减少了1/4到1/3。另一家绿康超市的销售额,则下降了大约3成。同时期,县城的服装业和餐饮业营业额的下降幅度,一般也在20%到30%左右。而据娱乐业的反映,2004年下半年,生意清淡了50%左右。

  电信通讯业受到的影响却相反———在2004年下半年,每逢“出码”日,线%左右。而在出码日的时段:晚上7点到9点,手机通讯信号会出现严重堵塞现象,时手机甚至无法打通。因为自2004年以来,修水县的地下赌博,已从手写单为主,改为电话报单为主了。

  江西省2004年11月上旬召集的全省部分县市打击地下赌博工作会议,是在修水县召开的。此时,修水县的地下赌博,已经又一次得到了强力的遏制。在修水县向县人民银行所做的调查里,2004年11月,居民储蓄一举扭转了10月存款余额大幅度负增长的态势,比2003年同期增长了614万元。随着对工作会议的贯彻,对地下赌博打击力度的加大,以后几个月,居民储蓄存款余额逐月上升,到2005年3月,创下189475万元的新纪录,比2004年同期净增22858万元。

  而修水县对居民购买力和消费情况的调查结果,呈现的也是一致的趋向:2004年末开始增长,2005年春节后,全面恢复了正常。

  修水是中国内地地下赌博情形的一个缩影。它是中国内地打击地下赌博最严厉最有效的地区之一,却不是中国内地地下赌博最严重的地区。在那些地理和经济远比修水县优越、地下赌博远比修水县泛滥得更早的地区,有更多的参赌人数,更大的赌案,更严峻的局面,更警人的现象。

  “抽空下一注,图个乐吧。”这是一个境外网络赌博组织在境内发展“业务”时的“见面语”。在这个无形的赌场里,有传统的有形赌场里的一切赌博内容和形式。

  是为大众量身订制的,它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,只要认识阿拉伯数字就能参与。它还没有赌资数的,一块钱也能参与。所以,即便在中国内地的偏远地区,还没脱贫的乡村,它也可以泛滥开来。还有一些赌博,是主要为“高端”人群设计的,譬如网络赌博。它除了要求赌客有一定的资金,还要有网络知识。

  2004年7月22日,南京警方破获了一起网络赌球大案。这天是亚洲杯中国对印尼比赛赌局的结算日。当晚7点,当敲开南京市中心某高档住宅区一户人家的门时,一个房间的桌上,正堆放着当日结算的50多万元现金。

  这是一个家族式的赌博公司,为首的是南京本地一位身价数千万的服装业私企老总,叫陈宝林。行动中查获的赃款共计400多万元。缴获的账簿上清楚地记载着每一笔往来的赌资。从2003年12月以来,几乎每天都有数十万赌资从账上进出,最高时超过百万。仅从2004年3月到陈宝林和他的团伙被抓的7月22日,这个“公司”的赌资累计进出就达到1.09亿元。

  有人感叹:当拥有几千年沉积、变幻出成千上万种玩法的赌博活动,和仅十余年历史的互联网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顿时迸发出巨大的“魔力”!据统计,全球的中文赌博网站有330多个,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和地区,美国、英国以及东南亚地区。

  这种新型的赌博方式,1995年才进入我国,短短10年,已波及我国内地20余个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。2004年2月25日,全国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办公室公布了22起全国赌博重大案件,其中13件是网络赌博,每件的涉案金额都在亿元以上。“抽空下一注,图个乐吧。”这是一个境外网络赌博组织在境内发展“业务”时的“见面语”。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,只要赌客的身边有电脑,有网络,就可以参赌。鼠标轻点之间,一个个交易就完成了。在这个无形的赌场里,有传统的有形赌场里的一切赌博内容和形式。像纸牌类的、二十一点;像乐透类的刮刮乐、;像赌桌类的双骰子、轮盘;像竞猜类的赌球、赌马,甚至还有赌狗、赌猪,等等。

  互联网上有境外网络赌博组织做的广告。他们除了提供培训、让赌客免费等,还赠送一些点数让赌客试玩。也有一些海外网络赌场向中国内地邮寄光盘,内容主要是介绍并提供网络赌场的各种在线日,海关在邮递物品监管现场查获了寄自的618张赌博光盘,其收件人涉及到中国近20个省市、自治区。

  网络赌博的组织形式如同传销,网站设在境外。最上层是网站的大股东,往下是股东,再往下是高级代理、二级代理、一级代理、初级代理,最下层是会员。

  陈宝林就是境外“宝盈”赌博公司在南京地区的一个股东。他在数个赌球网站都有代理账号,设置有管理赌球网络的操作平台,他的手下,有40余名代理商和会员。

  在中国内地,还有多少陈宝林这样的网络赌博“巨头”?有多少人卷进了网络赌博的深渊?有多少,通过奔驰在空中的电波,流到了境外国际赌博集团的钱袋里?

  他销售的赌具,和一般的不一样:、透视麻将、透视扑克,带遥控的麻将桌和麻将遥控板。他的小店还卖烟感器、烟灰缸、烟盒、装饰画、打火机、挂钟、木椅、音箱和西服、领带、T恤衫,这些服装百货全藏有镜头。

  科技本来是人类的,科技的进步和普及理应带给世界更多的安宁和福祉。可科技一旦被所利用,就会造成更大的。科技一旦用到赌博上,就让赌博变得更加丑恶。

  杜某(化名)是江西省某县县城里的一个商铺老板,看到赌博之风盛行,便从2003年9月开始销售赌具。他销售的赌具,和一般的不一样,都带有作弊的功能:、透视麻将、透视扑克,带遥控的麻将桌和麻将遥控板。他的小店还卖烟感器、烟灰缸、烟盒、装饰画、打火机、挂钟、木椅、音箱和西服、领带、T恤衫,不知内情的人,以为是家百货店。可这些服装百货全藏有镜头,原来这些服装百货也是赌博的工具。

  所有这些都是他从广州买来零配件自己装配制作的。他还雇着一个伙计,专门负责维修客户送回的坏了的赌具。

  他不认为这是犯法,还在和火车时刻表上做广告。看到广告的赌客从四面八方来向他求购,其中不乏开赌场的。

  他的发财梦在江西省开展的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的专项行动“飓风行动”中破灭。2005年3月13日,江西省某县治安大队根据群众举报,一举端掉了这个赌具销售。

  这个案例,可以透露出赌博发展的一种新趋向:赌场造假。而这个杜姓老板所卖的这些赌具,在今天,只属于赌博里的“小儿科”。一些稍有规模的赌场,控制牌用的是电脑。

  赌场上,赢家永远是开赌场的老板,或是庄家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。在赌场,输钱的人永远比赢钱的人多,所以赌场老板和庄家,进的钱也永远比出的钱多。赌客中也有赢家,尽管是极少数。他们或者凭运气,或者凭技艺和智慧。在北方某邻国,就有一个被称为“赌王”的中国人,叫博智,由于他高超的牌技,诸多赌场都对他紧关大门。

  而任何一种赌博,都有它的玩法,也就是规则。规则维系着赌客和庄家、赌客和赌客之间输赢的所谓公平。作弊的赌具,把规则摧毁了,也把赌场的“公平”和“信用”摧毁了。

  广东揭阳市复退军人病院门诊中有30%-40%的患者是“”赌博引起

  广东雷州的纪家镇,没有私彩时,一个菜市场一天可以卖三四头猪;而在被私彩榨干之后,一般农户都买不起肉,一天连一头猪都卖不完

  在广西隆安县小林乡小林村,曾经上演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千人跪拜古墓祈求的场面。

  “现在村里的人整天都在谈‘’。有的干脆不下田,让田地荒芜;有的初中生拿中考报考费来投注;有的夫妻因此吵架、打架。(杨菊芳)

相关推荐